《完美陌生人》:月蚀来的那一夜

原创 Q生活君  2020-06-10  阅读 987views 次

《完美陌生人》:月蚀来的那一夜

  从场景、角色到剧情,《完美陌生人》(Perfetti sconosciuti)无不令人联想到《彗星来的那一夜》(Coherence),两部片皆以一群朋友聚餐为背景,在封闭的空间内,以演员间的针锋相对带动剧情发展,然而,和科幻气氛浓厚的《彗星来的那一夜》不同,《完美陌生人》虽然也以月蚀发生的夜晚为背景,骨子里却是写实而讽刺的伦理剧:三对夫妻与一个单身赴约的好友,七个老友看似熟悉坦承的关係,只因一个分享手机讯息的小游戏就彻底破裂,戏剧化与荒谬的程度令人咋舌,之余,也令人不得不重新思考手机在当代生活中的定位。

  电影的一开始,一群老友在餐桌上闲聊着另一对因手机讯息而离婚的夫妻,聊着聊着,女主人就提议大家都把手机放到桌上,一有讯息或电话就分享给全部人听。一开始大家对于这个游戏的评价就非常两极,女主人以清高的姿态说着:「反正我们没有秘密」,另一方面在场的三位丈夫却一致反对。游戏一开始似乎就暗示了谁心里有鬼。然而,事情当然没有这幺简单,随着剧情开展,观众知道女主人之所以敢这幺提议,是因为看準了自己偷情的对象就在现场,而其他人则各怀心事,既好奇又有点心虚。有趣的是,电影中除了用一通通电话堆叠讯息外,也用了减法表现反面情境:剧中三位丈夫同时收到了另一位好友的打球邀约,只有一看就是又胖又笨拙的佩普被排除在外,虽然众人半开玩笑将这件事轻鬆带过,却仍凸显了这游戏对边缘人的同等残酷。

《完美陌生人》:月蚀来的那一夜

  靠对白与演技撑起的电影并不少,单一空间内激烈的唇枪舌战,更是令人想起《十二怒汉》(12 Angry Men)与《今晚谁当家》(Carnage)。对这种舞台剧式的电影而言,好剧本必不可少,但相较之下,《完美陌生人》的剧情设计痕迹似乎有些明显。一餐饭内,每个前男友、炮友、网友都传来讯息首先就充满巧合感,丈夫出柜的妻子逃到阳台抽菸时,对面的老夫妇刚好相互搀扶到阳台看月蚀,两相对照的讽刺性也有些刻意,此外手机中的秘密虽然不断爆炸,炸来炸去却都不脱男女感情的範畴,即使偶尔碰触到了婆媳相处、老人安养或者亲子关係,也都是蜻蜓点水般带过,使剧本显得有些单薄。倒是以月蚀隐喻人性,暗示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阴暗面,虽然老套,但自然的永恆对比人间的纷扰,使电影多了一种宏观的格局。

  电影中充满谎言的关係,容易使人有种毫无保留才是真诚的错觉,但事实是,隐私与谎言并不相同,比如佩普向众人隐瞒自己的性向,就单纯是个人的选择,没有必要被逼着向众人交代。剧中人在某方面都不自觉追求着一种年轻敏感的「纯」:不含杂质的爱情、分享一切的友情,以至于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早已远远偏离那种纯粹性,就宛如世界末日到来一般。当然,主动质问与被动告知是两回事,结尾处男主人对女主人说的一句「我们的关係是脆弱的,每个人都是」,就充分显示了另一种难得糊涂的哲学:并非装聋作哑、自欺欺人,而是给彼此空间,真诚地相互扶持,一种世故的宽容。当然这只是理想,这个游戏不只暴露了为假象而活的空虚,也表现人性的偷窥欲,这种欲望以「分享」为旗帜,让所有人紧盯着其他人的手机,甚至在情况越来越失控后,仍然着魔般继续下去。

  

《完美陌生人》:月蚀来的那一夜 

  在沉重的争吵结束后,结尾处倒是不可承受地轻:原来电影中的一切都没发生,那些摊开的真相、疯狂的质问、无法弥补的伤害,不过都是月蚀造成的平行时空,或者全然的假想,角色们一一向彼此告别,一边回着小三的讯息一边和另一半牵手回家,各自怀着秘密继续生活。虽然略为突兀,但也点出了事实:安稳的生活靠的不是理解与真诚,而是妥协和盲目。电影中对两种结局的关联并未多加解释,是败絮其中的和谐生活,或者彻底崩毁的破碎关係,观众可以自行选择,当然,回到现实生活中,是要睁一眼闭一眼只求作伴,或者洁癖一般要求纯爱,也都看个人如何选择了。

影剧资讯

《完美陌生人》(Perfetti sconosciuti)-Paolo Genovese,2016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